Janelle Monáe – Oh, Maker

五月底去了Maker Faire作功課,也是第一次參加這活動,比較有印象的是下面這些:

卡卡西的雷切
利用卡榫組成的離心翻模機,縮短模具複製的時間。在模具經3D列印產出後,將其固定在機器中央,以離心的方式讓模具注入快速固化樹脂,如此注模會以中空的方式成形,而因中空的關係,會大大地縮短凝乾的時間,增加小量製作的效率。

BIOART
微生物培養皿製作的工作坊。將微生物知識推廣至普羅大眾,同時讓藝術家能夠獲得多元的素材,豐富其創作。創辦人顧廣益,身兼牙醫與藝術創作者,flickr上可以看見工作坊非常多元與有趣的創作和手稿。

前瞻火箭研究中心
火箭!不用介紹就很酷了。MIT,已有多次發射升空的經驗,有專用APP監控與記錄火箭升空情形。在實務上曾協助中興大學發射衛星至太空中,並開設自製火箭工作坊。
PanSci: 跨校團隊自製探空火箭試飛成功

噪咖
管風琴行動巡迴,利用APP程式控制鼓風機來演奏,並計劃以電動車的方式巡迴各地。除此之外,團隊的無人樂隊正在夢想館展出中。

好鍍
因為我美麗的ЛЮБА單速車,對電鍍有一奈米的興趣。邁入了自造者的世代,如何利用電鍍輔助小量生產者,成為一個客題,而好鍍似乎就是要提供這樣的服務,讓小量生產的成品,可以利用電鍍作表面的金屬化。但這樣的微型電鍍系統,我關心的是,不知團隊有沒有足夠資源處理後端的污染問題,可惜靠近不了發問,也許之後有機會。
PunNode:
台灣/台南:傳產如何創新?從電鍍業遇上3D列印談起(上)
台灣/台南:傳產如何創新?從電鍍業遇上3D列印談起(下)

除了上面這些比較有趣的想法外,在Maker Faire上,充斥著3D Printer的確令人感到進入了自造者的時代,不過許多廠商卻僅限於展出各式模型,意圖表現自家印表機的技術能力。我想這代表了台灣廠商依舊停留在代工思維,仍然是製造商的角色,而不是利用新的技術去真正面對市場,接受行銷的挑戰。若3D Printer的意義無法被視為基礎輔助而變成了主要產品,台灣廠商也無法大膽跳脫去承擔開發風險,製造者永遠不會成為自造者。

突然(充)想(版)到(面)這篇文章:臺灣/臺南:古都開城門,臺南市政府首辦駭客松「Hack Tainan」。台南沒有停留在文青文化的小確幸中,反而大力地擁抱數位科技,冀望以自造者的風氣走出與台北、新竹科技大城不同的路。我也認同這樣精緻型的創業文化非常適合台南這一座美麗的古城。在這同時,想起高雄只覺一陣悲傷。在港都的霸氣名號下,重工業要轉型不轉型,影視產業團隊來了又走。沒有台南的老文化包裝,沒有台北的科技資源,有時覺得高雄就像人生的縮影,亂七八糟的拼盤,在其間煞氣的自得其樂。

獲得了人生的夢想與挑戰,決定利用這挑戰,試圖推動這座我愛的城市,有海的城市。

廣告

Arcade Fire – Afterlife

對於舒適圈的麻木與不耐,在那三週獲得再次注滿的動力。之後的四月底去了花東騎腳踏車,錯過了5/1遊行。在花蓮往台東的路上,看見很美的風景,卻為了無法停留而遺憾。也許因為如此,回到台北後,沒有去年回來的熱血,看著依舊荒謬的社會,感到滿腔憤怒與後繼無力。但幸運地,我看見想要參與的改變,想要成長進步的挑戰,可以遠離舒適圈的契機,對於生活的熱情又重新回到了身體裡。

忘記上上週哪一天,又重看了一次Frances Ha。看著想成為舞者的她,挪動過高的身體,略顯沉重地轉圈、跳躍。著地很踉蹌,但笑容卻很燦爛。忘不了她形容relationship那一幕,重看了好幾次,也許因為那也是我任性地想要擁有的生活。對感情,對現況,對未來,在四度空間裡,有一個人、一個理想與你產生默契。

跟朋友提到,本來以為我會作業務一輩子。但最近從準備履歷到面試,一步一步我越來越想要這份工作。也發現當你真的面對想作的事情時,那份熱情與動力,足以讓你頓悟四度空間的存在。儘管離夢想不只一哩路,但重新發現自己的感覺很美好。

還想到了雲端情人裡很喜歡的分手金句。

It is a book that I deeply love. But I’m reading it slowly now. So the words are really far apart in the space and the space between the words is almost infinite. I can still feel you and the words of our story. But it is in this endless space between words…I’m finding myself now.

我想像一本攤開的書,上面的一字一句層層疊疊,變成了高樓大廈。也許是我不夠愛這本書、這座城市,所以散漫地停留一個又一個空間。但我現在看見了,看見我想要相視而笑的宇宙,再一個彎,再一個街區。

fingers crossed

Neutral Milk Hotel – Naomi

11/28去看了Neutral Milk Hotel的演唱會,全場合唱被Anna’s ghost附身很感人。在唱到Naomi時,團員一字排開投入在自己的樂器裡,讓我想到電影霧中風景,演員在沙灘上排演的畫面。是什麼樣的壓力使得Jeff Mangum隱居於世?是什麼樣的局勢,讓希臘這個國家、這群吟唱演員、那兩個尋找父親的孩子迷惘而流離失所?音樂和電影,都是既美麗又悲傷。

聽完超棒的演唱會後,去吃了串燒,莫名又跟店裡的客人攀談起來。喜歡這些邂逅,好像小旅行。

2012跨年一個人去了台東,很冷,海灘煙火近的可怕、孤寂又美麗。半牽半騎地上鹿野高台,台東很美,賣臭豆腐的大哥很可愛。杉原的海風冷冽,美麗灣的矗立更加冰冷。撿了好多漂流木,到現在還沒整理。三月去了尼泊爾,重拾旅行的感覺。喜歡那裡的人,尊敬自然與信仰,彩色的房子與綠意盎然的花草,與印度的破敗和絕望完全不同。談了五天的戀愛,心痛了一個月。還好,只覺得人生又增廣見聞了一點。四月又去了一次杉原,和謝孟穎參加環資的活動。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與土地連結的渴望,想多參與及認識自己的國家、歷史和未來。於是又拿起了書本,不過這次不是三分鐘熱度,然後放下了相機。九月去了紐約,參加了婚禮,與裙子智障地在紐約作自己。去了好多演唱會,聞了好多二手大麻,短暫迷失在紐約的消費風景中,幸好,還是想到了Machhapuchhre,而且也真的沒錢所以解脫。2013丟了兩個工作,第三個工作還OK,但自己毫無貢獻。亂七八糟的就快要過完這一年,沒有去年工作的意氣風發與經濟獨立,好像又回到了初出社會的迷惘。但除了工作,這一年的我作了好多事,離開天龍國旅行、爬了喜瑪拉雅山、擁有第二個刺青、看了一些書、重新聽了很多音樂、再次擁有一個人的房間、鍵盤社運、有一搭沒一搭的環保運動,儘管沒有工作當作基礎降低我的罪惡感,但我想這些都會內化,讓自己成為有力量的大人。

直到今天,想到那些高山時,仍會感受到平靜沁涼的空氣。雖然亂七八糟,聖山總會溫柔地看顧你。

Machhapuchhre

 

你保留的是照片還是回憶?
影像的力量勝過千言萬語 – 是真的

 

929 – 貢寮你好嗎?

今天開始看「環保一年不會死」,前言大致上跟看見台灣一樣,應該要從個人改變作起,去影響他人。

昨天把一篇待讀的文章看完:Our Nuclear Waste Is a Goldmine。內容在講第四代反應爐的優點,主要是可以把現有的核廢料再利用變成燃料發電。查了一下相關資料,核廢的生命週期從幾千萬年降為幾個世紀,而半衰期在成功案例中降為30年(根據下面留言的回覆,偶沒有去查證)。一開始看這篇文章時,我想到的是再次興建新的核電廠,而放著世界上過剩的資源不利用。但下面回覆提醒了我,應該要將它看作解決現存核廢料的方法。曾經看到有人說,經濟與科技發展會犧牲環境,正是因為我們科技還不夠進步。人們應該要讓經濟發展往永續經營的方向前進,最簡單的例子像再生紙。想到這點,我內心似乎向Gen IV妥協了……畢竟火力發電造成的污染也不容小覷。除了再利用核廢,它同時可以將燃料棒利用率提升到95%,而不是現有的5%或6%。美國有100座核電廠,輸出電能卻只佔全國19%。就如同台灣的核電問題一樣,也許Gen IV可以將輸出電能提高,也真的是未來幾年的解決辦法,但另一方面更該檢討的還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那19%的電?

看到另一新聞,在講因為經濟情況每下愈況,歐洲右派的崛起以及許多反對新移民的政策(update: 5/25 歐洲議會選舉右派崛起)。當這世界資源如此過剩、浪費時,大家還是慨憤的向右看齊,放不下自己握有(「這是我辛苦得到」)的舒適生活,當仍然有一大群人分配不到這些過剩資源時,我可以分給你的是一個Facebook like?

現用核電反應爐技術是不安全的!
中時:希特勒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squat人生

 

滅火器 – 全心全意愛你

昨天去看見台灣,非 常 好 看。這應該要列為地理課必播電影,不要再教什麼赣山西(然後我剛剛查,其實是江西。看吧!幹嘛一直詳細地教這種沒土地連結記不起來的三小歪國地理)。

在之前讀到一些評論,說這部片稱不上是記錄片,因為沒有呈現台灣人民對於大環境壓迫的反動心情,不過我覺得這就跳出這部空拍電影的骨架,也跳出看見台灣想提醒的是,以個人作出改變的主旨了。鏡頭中,取而代之的是台灣人民宏觀下的生活,農家、漁民、廟宇、傳統節慶到都市人潮,空拍下的台灣是另一種溫柔的提醒。

把它當成一部電影看,很喜歡導演的啟承轉合,從台灣美景開始,海洋到高山,接著帶進生態的破壞,我們自己消費行為與漠視導致的浩劫,最後以台灣人民與土地的互動結尾。非常喜歡某一幕的留白,可惜只有短短幾秒:農婦在田裡,風吹過,稻穗婆娑。硬要挑毛病就是留白太少,音樂太多;還有最後孩童在山頂唱歌跳舞讓我想起賽德克巴萊可怕的彩虹橋結尾,稍顯不細膩,沒有讓情緒沉殿。以及,最後那幕黨旗太多刺眼刺眼低。

還沒看之前也覺得,老娘為什麼不能怨政府,政府是最直接有力,最應該表現執行力的單位。不過看完後深深感覺,兩千三百萬人總是比總統腐那一群白痴人數多吧!

好想要有一個讀書會,一個一起努力改變的團體。先從認識別人環保經驗開始,然後認識如何溫柔地對待這個世界,最後打造一個自給自足的生活。

環保一年不會死!不用衛生紙的紐約客減碳生活日記
一座發燒小行星的未來飲食法
你應該吃我嗎? 一場有機、素食及果食飲食的探索之旅
懶人農法第1次全圖解:與自然共生的樸門設計,教你種出無毒蔬果,打造迷你菜園、綠能農舍

LCD Soundsystem – New York, I Love You But You’re Bringing Me Down

昨天下載了iWorks,好興奮啊!好像下載了就會化身女作家一樣。

紐約買的書:The Shambling Guide to New York City,快看完了,有點小佩服自己捏說真的。其實習慣閱讀英文後,是會越來越有耐心的。好吧,紐約行還是有帶來收穫。

這本書很像動畫影集Ugly Americans,將紐約市化為各種奇異生物居住的地方:殭屍、吸血鬼、死神、精靈等一堆莫名其妙的物種。但和影集不同的是,沒有什麼諷刺現實中紐約人行為的敘述。蠻無聊的其實,只是大部份內容有趣好笑…….呃呃呃

幾年前就宣佈過美國這個爛國家我只想去紐約。於是出發前我很認真的讀了裸城這本書,講紐約的城市改變,與在地特色的純正性是如何被建構。第一次看時覺得很硬,常常放空好久發現在同一頁。但在紐約實地去看書中提到的區域,再回去翻閱時,突然覺得非常有趣。

東村過去是許多藝術家和社運份子的聚集場所,也是許多新想法和議題討論的發源地。但現在的東村是建立在消費行為上,這裡有滿滿的二手店,各式各樣的異國料理與小吃。其實這樣的模式可以套用到書中提到的其他區域:聯合廣場和威廉斯堡,不過是過去歷史的不同。聯合廣場過去的講台,是人民的肥皂箱,也有許多的抗議活動在聯合廣場進行。並且曾經被遊民佔領、居住,現在其周邊皆是大型連鎖品牌。威廉斯堡過去是工業區,到處都是廠房,現在都被改建為貴鬆鬆的潮店。其實都是因為地價而使得商業活動往這些地區移動。裸城要提醒的就是,在這些移動中,如何讓原本在該區的居民繼續留在他們的居住地,書的最後兩章節以Redhook的拉丁市集與長島的私人農園作為例子,在IKEA的進駐下,小市民如何利用社群媒體建立品牌形象,進而保留住他們的「純正」生活。

非裔美國人呢(政治超正確哼哼哼)?本以為歐巴馬可以上台,代表非裔在美國的生活應有相當程度的改善。但上東上西村依然滿滿的白(垃圾)好野人;中央公園課後棒球班,清一色白人小孩。種族大融爐的政策真是可怕阿,透過各種形式洗腦你是美國人,要去追那泡沫的美國夢,幻想自己可以成為自由民主的世界中心。佔多數的熱情地壓迫別人,沉浸在自己拯救世界ing的喜悅中;被壓迫的感謝壓迫者給他們一個機會力爭上游,待我剪掉我的瀏海,穿上Skinny Jeans,揹著二手市集買來的包包,跟著白人蜜友若無旁人刺耳大笑,我也是new yorker了,我變成了風景的一部份,那些家鄉的痕跡就埋進粉底液裡吧。

裸城也提到了哈林區,紐約的非裔社區也因為商業活動的移動而轉變中。想到哈林最熱鬧的那條街,攤販在H&M的門口兜售他的T-Shirt。想到自己一人往北亂走時,對於在人行道上聚集的居民感到有點惶恐,畢竟他們不是什麼瘦弱的南亞民族。直到快離開時才恍然大悟,這就是城中村吧。哈林文藝復興會再出現嗎?

British Sea Power – Who’s In Control?

everything around you’s being sold

昨天看到Long Island City 5pointz要被拆除的消息,其實沒有特別感覺。那時去到那邊,的確覺得很酷,滿滿的塗鴉蓋覆著廢棄公寓,濃濃的垃圾與尿味。但近看卻發現許多告示,提醒參觀者不可以拍照錄影(雖然沒人遵守),藝術家必須先申請才能在預定時間創作,似乎已經失去塗鴉對抗體制的意義。

剛剛發現一個很酷的網誌,描述他在croatia squat村的生活。還記得在哥本哈根時有去參觀christiania,因為出差的關係,沒有作很多功課,也只能一邊膚淺地喊著好cooooooool喔,一邊晃過滿滿的大麻氛圍。幸好等演唱會時,樓上咖啡廳店長老杯下來抽根煙順便跟我瑣碎聊了一下christiania這些年的變化,還有多了很多只想享樂的嬉皮等等,但這些也許都是團體裡無法避免的情況吧。在整個資本世界的威淫下,這些squat村的"品牌形象"還是提供了很多人打造體制外生活的嚮往。由衷地很佩服這些人。

而在城市的我們該如何才能喘一口大氣呢?我想到去紐約時參加的一場新書演講,主持人Jeff Stark是nonsense nyc的發行人,該電子"雜誌"會每週發寄獨立DIY的紐約活動,像是在廢棄地下水道辦趴,會發現這場演講也是因為該媒體。講者有四位,辦DIY concert的Charlie (01/15 updte: Charlie Todd是地鐵無褲日發起人,酷!),將廢棄建築再利用的Ida,城市漫步的Carrie,攀爬橋樑的John。他們稱呼自己是Cacophony Society。分別基於對城市的愛,推廣隱藏的人事物與空間,在行動的背後,只是基於保存獨立意識的信念。也許這就是我們城市人的一種逃避出口?沒有勇氣顛覆舒適的生活,但說服自己正努力的在資本強權中維護個人的獨特性。但聽完演講也覺得很感慨,現場沒有人問到政治面的問題(我只是個害羞亞洲魯蛇),究竟這樣的行動可以為城市,為世界帶來什麼改變,這些人有沒有對國家體制去發揮影響?去紐約前一直在看的裸城的作者也提到,還是要每個人都積極參與政治才行呀!anyway, democratic的市長被選出來了,no new yorker left behind,希望如此,希望這個世界也是如此。

阿我好像被傳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的病捏  總之隨便抒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