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lle Monáe – Oh, Maker

五月底去了Maker Faire作功課,也是第一次參加這活動,比較有印象的是下面這些:

卡卡西的雷切
利用卡榫組成的離心翻模機,縮短模具複製的時間。在模具經3D列印產出後,將其固定在機器中央,以離心的方式讓模具注入快速固化樹脂,如此注模會以中空的方式成形,而因中空的關係,會大大地縮短凝乾的時間,增加小量製作的效率。

BIOART
微生物培養皿製作的工作坊。將微生物知識推廣至普羅大眾,同時讓藝術家能夠獲得多元的素材,豐富其創作。創辦人顧廣益,身兼牙醫與藝術創作者,flickr上可以看見工作坊非常多元與有趣的創作和手稿。

前瞻火箭研究中心
火箭!不用介紹就很酷了。MIT,已有多次發射升空的經驗,有專用APP監控與記錄火箭升空情形。在實務上曾協助中興大學發射衛星至太空中,並開設自製火箭工作坊。
PanSci: 跨校團隊自製探空火箭試飛成功

噪咖
管風琴行動巡迴,利用APP程式控制鼓風機來演奏,並計劃以電動車的方式巡迴各地。除此之外,團隊的無人樂隊正在夢想館展出中。

好鍍
因為我美麗的ЛЮБА單速車,對電鍍有一奈米的興趣。邁入了自造者的世代,如何利用電鍍輔助小量生產者,成為一個客題,而好鍍似乎就是要提供這樣的服務,讓小量生產的成品,可以利用電鍍作表面的金屬化。但這樣的微型電鍍系統,我關心的是,不知團隊有沒有足夠資源處理後端的污染問題,可惜靠近不了發問,也許之後有機會。
PunNode:
台灣/台南:傳產如何創新?從電鍍業遇上3D列印談起(上)
台灣/台南:傳產如何創新?從電鍍業遇上3D列印談起(下)

除了上面這些比較有趣的想法外,在Maker Faire上,充斥著3D Printer的確令人感到進入了自造者的時代,不過許多廠商卻僅限於展出各式模型,意圖表現自家印表機的技術能力。我想這代表了台灣廠商依舊停留在代工思維,仍然是製造商的角色,而不是利用新的技術去真正面對市場,接受行銷的挑戰。若3D Printer的意義無法被視為基礎輔助而變成了主要產品,台灣廠商也無法大膽跳脫去承擔開發風險,製造者永遠不會成為自造者。

突然(充)想(版)到(面)這篇文章:臺灣/臺南:古都開城門,臺南市政府首辦駭客松「Hack Tainan」。台南沒有停留在文青文化的小確幸中,反而大力地擁抱數位科技,冀望以自造者的風氣走出與台北、新竹科技大城不同的路。我也認同這樣精緻型的創業文化非常適合台南這一座美麗的古城。在這同時,想起高雄只覺一陣悲傷。在港都的霸氣名號下,重工業要轉型不轉型,影視產業團隊來了又走。沒有台南的老文化包裝,沒有台北的科技資源,有時覺得高雄就像人生的縮影,亂七八糟的拼盤,在其間煞氣的自得其樂。

獲得了人生的夢想與挑戰,決定利用這挑戰,試圖推動這座我愛的城市,有海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