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tral Milk Hotel – Naomi

11/28去看了Neutral Milk Hotel的演唱會,全場合唱被Anna’s ghost附身很感人。在唱到Naomi時,團員一字排開投入在自己的樂器裡,讓我想到電影霧中風景,演員在沙灘上排演的畫面。是什麼樣的壓力使得Jeff Mangum隱居於世?是什麼樣的局勢,讓希臘這個國家、這群吟唱演員、那兩個尋找父親的孩子迷惘而流離失所?音樂和電影,都是既美麗又悲傷。

聽完超棒的演唱會後,去吃了串燒,莫名又跟店裡的客人攀談起來。喜歡這些邂逅,好像小旅行。

2012跨年一個人去了台東,很冷,海灘煙火近的可怕、孤寂又美麗。半牽半騎地上鹿野高台,台東很美,賣臭豆腐的大哥很可愛。杉原的海風冷冽,美麗灣的矗立更加冰冷。撿了好多漂流木,到現在還沒整理。三月去了尼泊爾,重拾旅行的感覺。喜歡那裡的人,尊敬自然與信仰,彩色的房子與綠意盎然的花草,與印度的破敗和絕望完全不同。談了五天的戀愛,心痛了一個月。還好,只覺得人生又增廣見聞了一點。四月又去了一次杉原,和謝孟穎參加環資的活動。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與土地連結的渴望,想多參與及認識自己的國家、歷史和未來。於是又拿起了書本,不過這次不是三分鐘熱度,然後放下了相機。九月去了紐約,參加了婚禮,與裙子智障地在紐約作自己。去了好多演唱會,聞了好多二手大麻,短暫迷失在紐約的消費風景中,幸好,還是想到了Machhapuchhre,而且也真的沒錢所以解脫。2013丟了兩個工作,第三個工作還OK,但自己毫無貢獻。亂七八糟的就快要過完這一年,沒有去年工作的意氣風發與經濟獨立,好像又回到了初出社會的迷惘。但除了工作,這一年的我作了好多事,離開天龍國旅行、爬了喜瑪拉雅山、擁有第二個刺青、看了一些書、重新聽了很多音樂、再次擁有一個人的房間、鍵盤社運、有一搭沒一搭的環保運動,儘管沒有工作當作基礎降低我的罪惡感,但我想這些都會內化,讓自己成為有力量的大人。

直到今天,想到那些高山時,仍會感受到平靜沁涼的空氣。雖然亂七八糟,聖山總會溫柔地看顧你。

Machhapuchhre

 

你保留的是照片還是回憶?
影像的力量勝過千言萬語 – 是真的